你当前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76074.com > 正文

K12教培“坍塌” 职业教育风口该不该追?

更新时间:2021-08-15

  “双减”政策为过度火爆的K12教育培训行业泼了一盆冰水,在国家发展大局之下,狂热追求利益而忘了行业存在的初衷必定会被拍打在岸上。

  融资、课时、学费等关乎教培企业命根的渠道都将受严格限制,与其说是这是K12教培行业十年一遇的寒冬,不如说是穿越到了冰河世纪。但史前冰河世纪中的动物们通过迁徙和储存食物,依然能繁衍后代,亿万年后的地球也依旧生生不息。

  换句话说,教培企业还是存在希望的。要活下去,前方唯一的出路便是迁徙(转型)和储粮(练内功)。

  作为在教培行业驰骋沙场多年的头部企业,不只是,好未来(TAL)、高途(GOTU)和作业帮等老手擦干了泪水,并迅速调整大船的航向。

  这些巨头企业在裁员和关闭学习中心进行减负后,转型的方向主要聚焦在职业教育和素质教育领域。如关闭全国13个地方辅导中心,裁掉约1/3员工,将重心转至职业教育,发力语言培训、大学生考试、财经和公考等多类型职业教育业务。

  除此之外,高瓴、红杉等大玩家也瞄准了职业教育。今年1月,专注企业培训系统与服务的云学堂完成腾讯独家带来的E1轮战略融资;今年2月,公务员考试培训机构粉笔教育获得了由IDG资本和挚信资本领投的3.94亿美元A轮融资;上月,继获得高领投资后,专注培养IT人才的开课吧又获得6亿元B1轮融资,并表示将投身于更多元化的职业教育及人才服务……

  那么,与潮水褪去的K12教培相比,职业教育是怎样一个赛道?能否值得资本追逐?

  职业教育,是指让受教育者获得某种职业或生产劳动所需要的职业知识、技能和职业道德的教育,侧重于实践技能和实际工作能力的培养。

  很明显,与帮助中小学生实现升学为首要目标的K12教培行业相比,职业教育的作用是为受教育者就业提供学习服务。而就业与国家经济发展、社会稳定有着巨大的关联性,因此就不难理解职业教育的政策方向了。

  与K12教培行业监管重拳不断不同,职业教育在我国向来是受政策支持的。比如2020年5月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两年职业技能培训达3500万人次以上;今年4月的民促法就鼓励企业举办民办职教学校和实施线上职教活动。

 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随着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加速,人才应用的需求快速上升,我国职业教育市场规模自2016年以来呈双位数增幅。在2019年,该市场规模为2689亿元,不过未达到K12教培市场规模的一半,其主要原因是近年来资本杀入K12教培市场造成行业过度膨胀,而职业教育市场的发展相对健康。

  K12教育面向的学生年龄段是6-18岁,职业教育年龄范围更广,为15-55岁,这意味着职业教育市场面向的人口更多,但这些人群中接受职业教育需要国家和企业的努力以及个人的选择。

  其中,在线职业教育渗透率提升对刺激市场规模有很大的帮助。这个趋势,与这几年来K12教培市场的飞跃增长有一定的趋同性。不同的是,该两个市场的政策风向完全不一样,紧跟政策大方向走的行业,才是真正的黄金赛道。

  近期,包括大摩、银河证券、申万宏源等在内的投行纷纷看好职业教育这块赛道,认为职业教育正迎来机遇。

  我们都知道,K12教培涉及的学科数量屈指可数,但职业教育因面对不同年龄的人群和不同的就业方向,所以涉及的科目种类繁多。

  我们可以将职业教育划分为学历职业教育和非学历职业教育两大类。学历职业教育指各类中专、技校等职业学校教育;非学历职业教育主要包括招录培训、职业考试培训和职业技能培训。

  学历职业教育方面,根据今年3月教育部印发的《职业教育专业目录(2021年)》,新版职业教育共19个专业大类、1349个专业;非学历职业教育种类则更加多元,目前没有相关统计数据。

  所以,与K12教培只专注几个学科领域不同,职业教育涉及范围广,且有门槛专业性,对于正在转型职业教育的K12教培企业来说是一项不小的挑战。在非学历职业教育领域,公考培训龙头中公教育(002607.SZ)和烹饪汽修龙头中国东方教育

  上述在“双减”政策大棒下转型职业教育的K12教培企业,要实现业务模式的蜕变将会有不小的麻烦。他们的业务随着规模的扩大,课程和其他教育资源已逐步标准化,且行业特性下师资往往不成问题。但职业教育不少专业面临人才紧缺的问题,专业教学标准的建立并非一朝一夕就可完成。这两点,成为K12教培企业转型非学历职业教育不好迈过的门槛蓝月亮正版挂牌彩图

  另一方面,非学历职业教育企业若要扩大规模,实际上要比K12教培领域更困难。K12教培面向的学生均是以升学为主,对培训往往有3年以上的需求,即行业续费率较高。非学历职业教育面向的各类人员以获取专业知识或者学历凭证为主,更偏向一次性消费,周期短,因此不能成为行业的“常客”。

  因此,非学历职业教育企业扩大规模的唯一途径是对外获客,后果就是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和资源进行品牌推广,从而挤压企业的利润空间。我们以职业教育领域的和东方教育,以及K12教育领域的天立教育(01773.HK)和枫叶教育(01317.HK)为例(K12教培企业因近年行业因过度烧钱大搞营销而陷入内卷,我们不进行对比),下图可以看到,和近些年的销售费用率远高于和。

  过高的销售开支,导致中公教育和的净利率不及与。2017年以来,后两者的净利率保持在30%以上,前两者净利率则均低于30%。换言之,因行业特性,同是在业务规模的扩张下,职业教育行业的盈利能力并不如K12教育行业。

  学历职业教育可划分为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,即我们平常所说的中专与大专。也许有人会问:为何这些受“双减”政策重锤的K12教培企业无一往学历职业教育领域转型?

  财华社认为,这与学历职业教育一直以来的强监管有关,K12教培企业这段时间以来对监管动向风声鹤唳,谈“管”色变,所以没有涉足该领域。高等职业教育属于高等教育的一部分,在监管方面,中等职业教育受到的监管与高等教育无多大区别,所以我们可以高等教育行业来看学历职业教育的监管。

  高教行业一直以来都是被强监管,在办学资质、师资、土地、学额、收费等方面都受到严格监管,例如在收费方面,民办高校的收费须经教育机关或劳动和社会保障机关审查,并经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批准,以及学校应获取收费许可证。而K12教培市场乱象丛生,学费方面一直是监管的难点所在。

  我国当前的民办学历职业教育市场高度分散,有超过2500家民办学历职业教育集团。因受严监管和政策扶持,民办学历职业教育行业十分规范化,相关企业要扩大市场份额就需要内生增长(如扩建校区和涨学费)以及对外收并购,这就需要企业有优异的教学质量、品牌声誉以及强大的集团化复制能力。对于含着资本“金钥匙”走出来的K12教培龙头企业,要入局学历职业教育,首先这是一种跨界,不会像转型非学历职业教育一样容易,在迎合监管和品牌塑造上很耗时耗力;其次,善于经营线教培企业,也适应不了线下的运营模式。

  当前在港股上市的民办高教企业大部分都有涉足学历职业教育,业务以高等教育为主,学历职业教育为辅。这些企业通过多年在高等教育领域的耕耘,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和较强的品牌实力。在上市扩充融资渠道后,高教企业从地区逐步走向全国,抢滩高职扩招、独立学院转设等利好背景下的市场蛋糕。


友情链接:
www.76074.com,管家婆网址,76074.com,76074a.com,118895.com,76074b.com,76074d.com,76074k.com,76074w.com,www-76074.com,港马会开奖,香港马会开奖历史,香港马会开奖天下彩。
香港马会开奖资料| 六合历史开奖记录| 正版挂牌| www.005910.com| 金财神| 跑狗网| 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| 天下彩水果| 金满堂| 118红姐统一主图库| 香港六合彩图| 正版挂牌之全篇|